bet奖

传播国学经典

养育华夏儿女

列传·卷二十四

作者:姚思廉 全集:梁书 来源:网络 [挑错/完善]

  萧景弟昌 昂 昱

  萧景,字子昭,高祖从父弟也。父崇之字茂敬,即左光禄大夫道赐之子。道赐 三子:长子尚之,字茂先;次太祖文皇帝;次崇之。初,左光禄居于乡里,专行礼 让,为众所推。仕历宋太尉江夏王参军,终于治书侍御史。齐末,追赠散骑常侍、 左光禄大夫。尚之敦厚有德器,为司徒建安王中兵参军,一府称为长者;琅邪王僧 虔尤善之,每事多与议决。迁步兵校尉,卒官。天监初,追谥文宣侯。尚之子灵钧, 仕齐广德令。高祖义师至,行会稽郡事,顷之卒。高祖即位,追封东昌县侯,邑一 千户。子謇嗣。崇之以干能显,为政尚严厉,官至冠军将军、东阳太守。永明中, 钱唐唐珝之反,别众破东阳,崇之遇害。天监初,追谥忠简侯。

  景八岁随父在郡,居丧以毁闻。既长好学,才辩能断。齐建武中,除晋安王国 左常侍,迁永宁令,政为百城最。永嘉太守范述曾居郡,号称廉平,雅服景为政, 乃榜郡门曰:“诸县有疑滞者,可就永宁令决。”顷之,以疾去官。永嘉人胡仲宣 等千人诣阙,表请景为郡,不许。还为骠骑行参军。永元二年,以长沙宣武王懿勋, 除步兵校尉。是冬,宣武王遇害,景亦逃难。高祖义师至,以景为宁朔将军、行南 兖州军事。时天下未定,江北伧楚各据坞壁。景示以威信,渠帅相率面缚请罪,旬 日境内皆平。中兴二年,迁督南兖州诸军事、辅国将军、监南兖州。高祖践阼,封 吴平县侯,食邑一千户,仍为使持节、都督南、北兖、青、冀四州诸军事、冠军将 军、南兖州刺史。诏景母毛氏为国太夫人,礼如王国太妃,假金章紫绶。景居州, 清恪有威裁,明解吏职,文案无壅,下不敢欺,吏人畏敬如神。会年荒,计口赈恤, 为穀粥于路以赋之,死者给棺具,人甚赖焉。

bet奖  天监四年,王师北伐,景帅众出淮阳,进屠宿预。丁母忧,诏起摄职。五年, 班师,除太子右卫率,迁辅国将军、卫尉卿。七年,迁左骁骑将军,兼领军将军。 领军管天下兵要,监局官僚,旧多骄侈,景在职峻切,官曹肃然。制局监皆近幸, 颇不堪命,以是不得久留中。寻出为使持节、督雍、梁、南、北秦、郢州之竟陵司 州之随郡诸军事、信武将军、宁蛮校尉、雍州刺史。八年三月,魏荆州刺史元志率 众七万寇潺沟,驱迫群蛮,群蛮悉渡汉水来降。议者以蛮累为边患,可因此除之。 景曰:“穷来归我,诛之不祥。且魏人来侵,每为矛盾,若悉诛蛮,则魏军无碍, 非长策也。”乃开樊城受降。因命司马硃思远、宁蛮长史曹义宗、中兵参军孟惠俊 击志于潺沟,大破之,生擒志长史杜景。斩首万余级,流尸盖汉水,景遣中兵参军 崔缋率军士收而瘗焉。

bet奖  景初到州,省除参迎羽仪器服,不得烦扰吏人。修营城垒,申警边备,理辞讼, 劝农桑。郡县皆改节自励,州内清肃,缘汉水陆千余里,抄盗绝迹。十一年,征右 卫将军、领石头戍军事。十二年,复为使持节、督南、北兖、北徐、青、冀五州诸 军事、信威将军、南兖州刺史。十三年,征为领军将军,直殿省,知十州损益事, 月加禄五万。

  景为人雅有风力,长于辞令。其在朝廷,为众所瞻仰。于高祖属虽为从弟,而 礼寄甚隆,军国大事,皆与议决。十五年,加侍中。十七年,太尉、扬州刺史临川 王宏坐法免。诏曰:“扬州应须缉理,宜得其人。侍中、领军将军吴平侯景才任此 举,可以安右将军监扬州,并置佐史,侍中如故,即宅为府。”景越亲居扬州,辞 让甚恳恻,至于涕泣,高祖不许。在州尤称明断,符教严整。有田舍老姥尝诉得符, 还至县,县吏未即发,姥语曰:“萧监州符,火爄汝手,何敢留之!”其为人所畏 敬如此。

  十八年,累表陈解,高祖未之许。明年,出为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都督郢、司、 霍三州诸军事、安西将军、郢州刺史。将发,高祖幸建兴苑饯别,为之流涕。既还 宫,诏给鼓吹一部。在州复有能名。齐安、竟陵郡接魏界,多盗贼,景移书告示, 魏即焚坞戍保境,不复侵略。普通四年,卒于州,时年四十七。诏赠侍中、中抚军、 开府仪同三司。谥曰忠。子劢嗣。

bet奖  昌字子建,景第二弟也。齐豫章末,为晋安王左常侍。天监初,除中书侍郎, 出为豫章内史。五年,加宁朔将军。六年,迁持节、督广、交、越、桂四州诸军事、 辅国将军、平越中郎将、广州刺史。七年,进号征远将军。九年,分湘州置衡州, 以昌为持节、督广州之绥建湘州之始安诸军事、信武将军、衡州刺史,坐免。十三 年,起为散骑侍郎,寻以本官兼宗正卿。其年,出为安右长史。累迁太子中庶子、 通直散骑常侍,又兼宗正卿。昌为人亦明悟,然性好酒,酒后多过。在州郡,每醉 辄径出入人家,或独诣草野。其于刑戮,颇无期度。醉时所杀,醒或求焉,亦无悔 也。属为有司所劾,入留京师,忽忽不乐,遂纵酒虚悸。在石头东斋,引刀自刺, 左右救之,不殊。十七年,卒,时年三十九。子伯言。

bet奖  昂字子明,景第三弟也。天监初,累迁司徒右长史,出为轻车将军、监南兖州。 初,兄景再为南兖,德惠在人,及昂来代,时人方之冯氏。征为琅邪、彭城二郡太 守,军号如先。复以轻车将军出为广州刺史。普通二年,为散骑常侍、信威将军。 四年,转散骑侍郎、中领军、太子中庶子,出为吴兴太守。大通二年,征为仁威将 军、卫尉卿,寻为侍中,兼领军将军。中大通元年,为领军将军。二年,封湘阴县 侯,邑一千户。出为江州刺史。大同元年,卒,时年五十三。谥曰恭。

  昱字子真,景第四弟也。天监初,除秘书郎,累迁太子舍人,洗马,中书舍人, 中书侍郎。每求自试,高祖以为淮南、永嘉、襄阳郡,并不就。志愿边州,高祖以 其轻脱无威望,抑而不许。迁给事黄门侍郎。上表曰:“夏初陈启,未垂采照,追 怀惭惧,实战胸心。臣闻暑雨祁寒,小人犹怨;荣枯宠辱,谁能忘怀!臣藉以往因, 得预枝戚之重;缘报既杂,时逢坎禀之运。昔在齐季,义师之始,臣乃幼弱,粗 有识虑,东西阻绝,归赴无由,虽未能负戈擐甲,实衔泪愤懑。潜伏东境,备履艰 危,首尾三年,亟移数处,虽复饥寒切身,亦不以冻馁为苦。每涉惊疑,惶怖失魄, 既乖致命之节,空有项领之忧,希望开泰,冀蒙共乐;岂期二十余年,功名无纪, 毕此身骸,方填沟壑,丹诚素愿,溘至长罢,俯自哀怜,能不伤叹!夫自媒自衒, 诚哉可鄙;自誉自伐,实在可羞。然量己揆分,自知者审,陈力就列,宁敢空言? 是以常愿一试,屡成干请。夫上应玄象,实不易叨;锦不轻裁,诚难其制。过去业 鄣,所以致乖算测。圣监既谓臣愚短,不可试用,岂容久居显禁,徒秽黄枢。忝窃 稍积,恐招物议,请解今职,乞屏退私门。伏愿天照,特垂允许。臣虽叨荣两宫, 报效无地,方违省闼,伏深恋悚。”高祖手诏答曰:“昱表如此。古者用人,必前 明试,皆须绩用既立,乃可自退之高。昔汉光武兄子章、兴二人,并有名宗室,就 欲习吏事,不过章为平阴令,兴为缑氏宰,政事有能,方迁郡守,非直政绩见称, 即是光武犹子。昱之才地,岂得比类焉!往岁处以淮南郡,既不肯行;续用为招远 将军、镇北长史、襄阳太守,又以边外致辞;改除招远将军、永嘉太守,复云内地 非愿;复问晋安、临川,随意所择,亦复不行。解巾临郡,事不为薄,数有致辞, 意欲何在?且昱诸兄递居连率,相继推毂,未尝缺岁。其同产兄景,今正居籓镇。 朕岂厚于景而薄于昱,正是朝序物议,次第若斯,于其一门,差自无愧。无论今日 不得如此;昱兄弟昔在布衣,以处成长,于何取立,岂得任情反道,背天违地。孰 谓朝廷无有宪章,特是未欲致之于理。既表解职,可听如启。”坐免官。因此杜门 绝朝觐,国家庆吊不复通。

  普通五年,坐于宅内铸钱,为有司所奏,下廷尉,得免死,徙临海郡。行至上 虞,有敕追还,且令受菩萨戒。昱既至,恂恂尽礼,改意蹈道,持戒又精洁,高祖 甚嘉之,以为招远将军、晋陵太守。下车励名迹,除烦苛,明法宪,严于奸吏,优 养百姓,旬日之间,郡中大化。俄而暴疾卒,百姓行坐号哭,市里为之喧沸,设祭 奠于郡庭者四百余人。田舍有女人夏氏,年百余岁,扶曾孙出郡,悲泣不自胜。其 惠化所感如此。百姓相率为立庙建碑,以纪其德。又诣京师求赠谥。诏赠湘州刺史。 谥曰恭。

  史臣曰:高祖光有天下,庆命傍流,枝戚属连,咸被任遇。萧景之才辩识断, 益政佐时,盖梁宗室令望者矣。

关键词:梁书,列传

解释翻译
[挑错/完善]

  萧景,字子昭,是高祖的堂弟。父亲萧崇,字崇,就是左光禄大夫萧道的儿子。萧道墨有三个儿子:长子萧堂之,字茂先;次子是太祖文皇帝;第三于是萧崇之。当年,左光禄道盐居住在乡里时,非常注重实行礼让,为众人所推崇,他当过宋朝太尉江夏王的参军,官至治书侍御史时去世,齐朝末年,被迫赠为散骑常侍、左光禄大夫。萧尚之性格敦厚,有德行器度,他当司徒建宝玉的中兵参军时,整个府襄的人都称他为长者;特别器重他,遇到事情经常舆他商议后再作决定。后来萧尚之迁任步兵校尉,在官任上去世。天监初年,被追赠谧号叫文宣侯。萧尚之的儿子萧灵钧,官任齐广德县令。高祖的义师到达时,正执行会稽郡的事务,不久就去世了。高祖即位后,追封他为东昌县侯,食邑一千户。他的儿子萧謇继嗣。萧崇之因才干和能力著称,他为政崇尚严厉,作宫作到冠军将军、东阳太守。永明年间,钱唐唐珝二人造反,率领队伍攻下东阳,萧崇之遇害身亡。天监初年,被追赠谧号为忠简侯。

  萧景八岁时,跟随父亲住在东阳郡,父亲去世后,萧景在服丧期间因悲哀遇度而消瘦,因此而闻名远近。长大以后,爱好学习,才辩过人,做事果断。直变建武年间,被授予置圭王的国左常侍,迁任丞空县令,他的政绩是地方宫中最好的。永嘉郡太守范述曾住在郡裹,号称廉洁公平,他一直很佩服萧景的为政,就在郡门上贴了一张告示说:“各个县裹凡是有疑难积压的问题,可以到永宁县令逭裹来解决。”不久,萧景因病离职。永嘉人胡仲宣等一千多人来到宫殿前,上表请求萧景继续任郡守,皇帝没有同意。萧景回朝当了骠骑行参军。永元二年,因长沙宣武王萧懿的功劳,萧景被授予步兵校尉。逭年冬天,宣武王遇害身亡,萧景也逃难走了。高祖的起义队伍到达后,任命萧景为宁朔将军、执行南兖州军事。当时天下还没安定,长江北岸的那些楚人们各自占据防御用的土堡,萧景向他们示以威信,那些首领们相继捆绑了前来请罪,十天之后,境内全都平静下来。中兴二年,萧景迁任督南兖州诸军事、辅国将军、监督南兖州。高祖即位后,封萧景为吴平县侯,食邑一千户,并担任使持节、都督南兖州、北兖州、青州、冀州四州诸军事、冠军将军、南兖州刺史。皇帝韶令萧景的母亲毛氏为国太夫人,在礼仪上的待遇如同王国太妃,假金章紫绶。萧景居住在州裹时,清廉谨慎有威裁,他明确了解吏员的职责,文件案卷从不积压,下面的办事人员不敢欺瞒他,吏员们对他非常尊敬和畏惧,就像对神一样。正遇上逭年闹饥荒,萧景统计人进行赈济抚恤,做好了饭粥放在路边供给路过的人,死了人的就送给棺材。百姓们都非常依赖他。

  天监四年,梁朝军队北伐,萧景统率大军从淮阳出发,进攻宿预城。因母亲去世离职,皇帝下韶起用为代理官职。五年,班师回朝。任太子右卫率,迁任辅国将军、卫尉卿。七年,迁任左骁骑将军,兼任领军将军。领军之职主管国家的军事机密,而监局的官僚们,过去大多骄横奢侈,芦量在任职期间非常严厉,官员们都很收敛。而武官制局监都是一些受宠幸的人,他们不堪忍受萧景,因此萧景不能久留朝廷。不久,出任为使持节、督雍州、梁州、南秦州、北秦州、坚坦的童堡噩、丑泌的驴迎诸军事、信武将军、宁蛮校尉、雍州刺史。八年三月,魏国的荆州刺史五尽率领七万大军侵犯迁遘,他们驱赶逼迫蛮人,蛮人们纷纷渡过漠水来投靠梁朝。有人议论,认为蛮人屡次成为边境的祸患,可以藉此机会把他们除掉。萧景说:“他们走投无路了前来归附我们,把他们杀掉是不好的。况且魏国人来侵犯我国时,蛮人经常舆他们产生矛盾,如果把蛮人全都杀掉,那么魏军就没有障碍了,遣不是长久之计。”于是就打开樊城的城门,接受投降的蛮人。萧景因而命令司马朱思远、宁蛮长史曹义宗、中兵参军孟惠俊在潺沟袭击元志,大获全胜,活捉了元志的长史杜景。杀死敌人一万余人,汉水中盖满了漂浮的尸体,萧景派遣中兵参军崔绩率领军队士兵把尸体打捞上来掩埋了。

bet奖  萧景初到雍州时,减省免除了参见拜迎的羽仪和器服,不让烦劳打扰州裹的吏员和百姓。他到任后,修建营房筑城池堡垒,三令五申告诫加强边境的防备,审理案件诉讼,劝勉百姓务农种桑。一时间,州内的各个郡县都改变政策,自我勉励,雍州境内变得清静整肃,漠水沿岸水陆共一千多里地,偷盗之事不再发生。十一年,萧景被召入任右卫将军、兼任石头戍军事。十二年,再次任使持节、督南兖州、北兖州、北徐州、青州、冀州五州诸军事、信威将军、南兖州刺史。十三年,萧景被召入任领军将军,在殿省内值班,主持十个州的损益事务,每月增加俸禄五万。

  萧景为人一直很有风度,擅长辞令。他在朝廷时,被大家所注视仰慕。他和高祖论亲戚关系虽然是堂兄弟,而高祖对他的礼遇是很隆重的,遇到军务和国家大事,都要与他商议决定。十五年,萧景加任侍中。十七年,太尉、扬州刺史临川王萧宏因犯了法而被罢免。皇帝的韶书说:“扬州应须得到管理,要选择合适的人。侍中、领军将军吴乎侯萧景的才能,能够胜任此职,可用安右将军监督扬州,并置佐史,侍中之职依旧,就以他的住宅为官府。”萧景的远房亲戚居住在扬州,他非常诚恳地推辞这个任命,以至于哭了起来,而高祖就是不允准他的辞让。萧景在雍州任上,特别以明断而著称,所批示的政令非常严整。有一个农村老妇人,一次她投诉后得到了萧景给她的批示,回到县裹,县吏没有立即发出去,老妇人说:“萧监州的符命,会像火一样烫你的手,怎么敢留下它呢!”萧景为人们所敬畏到如此地步。

  十八年,萧景多次向皇帝上表,请求解除自己的职务,高祖没有同意。第二年,萧景出任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都督郢州、司州、霍州三州诸军事、安西将军、郢州刺史。临出发前,高祖御驾临幸建兴苑,为萧景饯行送别,并为此泪流满面。高祖回到宫中,命令给萧景鼓吹一部。萧景在任上又以能干而闻名远近。查宝邓、童堕郡舆魏国国界接壤,有很多盗贼,萧景向魏国传递告示后,魏国立即焚烧那盗贼防御的土堡,保卫国境,不再有侵略二郡的事情。普通四年,萧量在坚蛆去世,终年四十七岁。皇帝诏令追赠他为侍中、中抚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谧号忠。他的儿子萧勤继嗣。

  萧昌字子建,是萧景的第二个弟弟。齐豫章末年,任晋安王的左常侍。梁天监初年,任中书侍郎,出任豫章郡内史。五年,萧昌加任宁朔将军。六年,迁任持节、督广州、交州、越塑、广州四州诸军事、辅国将军、平越中郎将、庐业刺史。七年,进号为征远将军。九年,从湘州分出衡州,任命萧昌为持节、督广州的缓建和湘州的始安诸军事、信武将军、衡州刺史,因罪免官。十三年,萧昌被起用为散骑侍郎,不久以原来的官职兼宗正卿。同年,萧昌出任安右长史。屡次迁任太子中庶子、通直散骑常侍,又兼任宗正卿。

  萧昌的为人也很明白有悟性,然而他生性喜好喝酒,喝了酒以后,又经常犯错误。在州部任上时,他每次喝醉了酒就经常径直出入别人家,有时独自一人到荒草野地襄去。他在用刑杀戮方面,也很没有限度。他喝醉时杀了人,酒醒后又要找那个人,就这样,他也不悔过。终于被有关官员弹劾,芦昌被召入留在京城,他非常不快乐,于是整天酗酒,身体变得很虚弱,得了心脏病。在亘题柬斋,芦垦拿刀刺向自己,左右随从人员赶紧抢救下来,没有死成。十七年,萧昌去世,终年三十九岁。他的儿子叫萧伯言。

bet奖  萧昂字子明,是萧景的第三个弟弟。天监初年,他多次迁任司徒右长史,出任轻车将军、监督南兖州。当初,他的哥哥芦量第二次任茵查业长官时,功德恩惠还留在人们心中,到萧昂来代替,当时人把他比作冯氏。萧昂被征召任琅邪、彭城二郡太守,军号仍如从前。又以轻车将军的官职出任广州刺史。普通二年,任散骑常侍、信威将军。四年,转任散骑侍郎、中领军、太子中庶子,出任吴兴郡太守。大通二年,被召入任仁威将军、卫尉卿,不久任侍中,兼任领军将军。中大通元年,任领军将军。二年,被封为湘阴县侯爵,食邑一千户。出任江州刺史。大同元年,萧昂去世,终年五十三岁。谧号叫恭。

  萧昱字子真,是萧景的第四个弟弟。天监初年,被授予秘书郎,多次迁任太子舍人,洗马,中书舍人,中书侍郎。常常请求自试,高祖任命他为进直郡、永嘉郡、襄阳郡长官,他都不赴任。他志愿到地处边境的州郡去,高祖认为他轻佻不稳重,没有威望,就压抑住他,不许他去。后迁任给事黄门侍郎。萧昱上表给皇帝说:“夏初我递上的陈述,没有获得采纳允准,追怀过去,羞惭恐惧,实在让我心中战栗。臣听说暑天下大雨,冬天大寒,小人都还有怨言;对于政治上的得意还是失意,受宠幸还是受羞辱,谁能够忘怀呢!臣藉助过去的关系,能够得以加入皇室亲戚的队列中得到重视;依循报恩的机缘已然错杂,又正遇到穷困不得志的命运。过去在齐朝末年,义师初起之时,我还年幼,刚刚有点懂事,因为东西交通阻隔断绝,没有办法投奔义师,虽然没能手持戈矛,身穿钟甲,其实我也热泪盈眶,满怀愤懑。我潜伏在东境,尝遍了艰辛和危险,前后一共三年,转移了好几处地方,即使是饥饿寒冷交迫于身,我也不以冻馁为苦。每当遇到惊疑之时,我恐惧得失魂落魄,既已违背致命的气节,又白白惧怕遭受刑戮,身首分离,期待着亨通安泰的那一天,可以共同享受欢乐;谁知期待了二十多年,没有功名可以记载,我的整个躯体,也将填于沟壑,我的赤诚的心和纯洁的愿望,突然永远地结束了,我俯首独自哀怜,能不伤心叹息!自己给自己作介绍,自己炫耀自己,确实是可鄙的行为;自己赞美自己,自己夸奖自己,实在是可羞。然而衡量自己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情况,能够施展自己的才力才去就任官职,哪裹敢说空话,因此常希望能试一试,多次请托于人。要说能上应天象,实在不敢那么贪心,但如果锦缎不加裁剪,实在难以做成衣服。因为我前世所作的种种恶果,成为今世的障碍,所以导致现在违背了算测。圣上既然认为臣愚笨有缺陷,不可以试用,难道能容忍我长久地居住在皇室禁地,白白地玷污黄门官之职。愧居官位,时间渐久,恐怕要遭受人们的议论,请解除我今天的职位,乞求屏退回家门。我俯伏请求皇上特别降旨允许。臣虽然承受两宫的恩荣,却无法报答效命,又违背了宫中意愿,我深感留恋和恐惧。”高祖亲手写韶书答道:“萧昱的上表如此。古时候用人,一定先要当面试用,都必须立有功业,效用很好,才可以显扬自己谦让的高风格。当年漠光武帝兄长的儿子刘章、刘兴二人,都是在宗室中有名气的人,但他们想要做官,也不过是刘章当了平阴县令,刘兴当了缑氏宰,待他们在政事方面有了能力后,才迁任郡守之职,不衹是政绩受到人们称赞,他们还是光武帝的侄子。萧昱你的才能和见地,怎么能与他们相比呢!过去几年裹,让你到淮南郡任职,已经不肯去了;接着用你任招远将军、镇北长史、襄阳郡太守,你又以那是边远地区为藉推掉了;后改授为招远将军、永嘉郡太守,却又说去内地不是你的愿望;再问你晋安、临川这两个地方,随你自己选择,也是不肯去。除去头巾,出任官职,就没有微小的事情,而你几次三番都有说词,你的意愿到底在哪裹?况且你萧昱的几个兄长相继当了郡守、统帅等职,互相推荐,一年都不曾缺。你的同胞兄长萧景,现在正官居藩镇。朕难道是待萧景厚而待你萧昱薄吗,正是朝廷众人的议论,像这样的次序,在你们是一门所出,稍稍可以无愧了。不用说今日不得如此;萧昱兄弟当年是乎民百姓,因处于成长时期,凭什么取身立命,又怎么能够放纵自己违反正道,背天违地。谁说朝廷没有宪章,衹不过是没有要把你放到理前。既然你上表请求解职,就依照你所请求的办吧。”萧昱因此而被免除官职。从此他杜门谢客,再也不去朝廷觐见皇帝,国家有什么庆典或吊丧之事也不再通知他参加了。

bet奖  普通五年,萧昱因在自己家裹铸造钱币而犯法,被有关官员奏本,下交廷尉,得免一死,迁移到临海郡。刚走到上虞这个地方,就有皇帝的命令追来,让他回去接受菩萨的告诫。萧昱到了京城以后,非常恭敬谨慎地按照礼的要求去做,改变意志,循规蹈矩,对斋戒又非常精心清洁,高祖非常赞赏他,任命他为招远将军、晋陵郡太守。萧昱到任后,以名望和功业勉励自己,除去烦多的苛捐杂税,申明法律宪章,对奸猾的官吏严厉管制,对百姓则实行优养政策,结果在十几天内,晋陵郡境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不久,萧昱得了暴病去世,郡内老百姓不论是正在行走的还是坐着的,听到消息后,都号啕大哭,街市巷里因此而一片喧哗沸腾,有四百多人在郡府庭院裹设祭奠。田边农舍有一个女人夏氏,年纪已有一百多岁了,她听到萧昱去世的消息,扶着曾孙来到郡府,悲伤地哭泣,不能自己。可见萧昱的惠政的感化力量是如此之大。百姓们相继为萧昱建庙宇、立碑石,用来纪念他的功德。他们又到京城去为萧昱请求赠谧。皇帝下韶,追赠萧昱为湘州刺史。谧号恭。

  史臣曰:直担拥有天下,奖赏的任命普遍施予,那些亲属和有关系的人,全都被任用礼遇。芦量的才能见识和判断能力,可以有利于朝政,辅助时政,大概也是5幽宗室有善美的威仪的人了。

《列传·卷二十四》相关阅读
你可能喜欢
用户评论
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
国学经典推荐

列传·卷二十四原文解释翻译

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

Copyright © 2016-2020 macromesdi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国学梦 版权所有

bet007足球比分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 bet36_12bet_bet356体育在线 bet36官方网址365bet体育平台12bet信誉好不好12博bet官方十博10bet